蓝牙Mesh背后的故事

2019-09-15 23:35:00
meshiot
原创 173
摘要:芯片和通信行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需要积累。它不是那种喊口号式的、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式的东西,但是一种技术就在眼前,却折腾了两年,让人哭笑不得。

时间回到三年前,刚从ZigBee的坑中爬出来,我们开始专注长距离通信。某天在深圳一个LED灯厂,看到墙上挂的“植物灯调光系统”软件著作证书,非常好奇,为啥已经有了调光系统,却还要我们提供?


工厂老板说,之前花了20万,用蓝牙BLE4.0,委托了两拨人,中间过程耗时一年,一波三折,反反复复,没有做成功。


三年前,我们拜访客户顺带做市场调查,在深圳待了很长时间,彷佛那个夏天特别漫长。很多LED工厂和电源厂做过“调光系统”,注册过专利和软著,但都是概念版,不能实际应用,只是”保护自己,避免被告“。至于为什么能注册专利和软著,这个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,你懂的。


蓝牙和Wi-Fi/ZigBee一样,都是ISM免授权工作在2.4GHz频段上,特点是距离短、穿透性差、带宽高。大家都在期待Mesh组网技术,2017年9月中旬,泰凌微电子(上海)有限公司在深圳福田会展中心搞了一个推介会,现场有PPT,有实物但没有看到操作演示。此前2017年7月19号,蓝牙技术联盟(Bluetooth Special Interest Group, 简称SIG)宣布蓝牙开始支持Mesh组网。


现场没有拿到样品(芯片厂从概念版到量产有一个过程)。之后的一年,每隔几个月,就联系泰凌微电子工作人员,答复始终是“下周”,“过几天”,结果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
蓝牙的协议栈和ZigBee一样,看起来美好,实际上都很重,奢望十几个人,一两年是搞不定的。私有Mesh协议和SIGMesh不一样,节点容量和组网方式的实现方法差距很大。


过去的四年,我们始终没有搞定蓝牙,无论是点对点,还是一对多。安排了一个同学开发蓝牙,过两个月往往因为其他任务并发,就耽误了。回头想起来再次做蓝牙,又因为其他任务而搁置。这中间在蓝牙开发上,换了几拨人,均未执行下去。一来是没有实际需求,二来是不能组网的蓝牙停留在10几米的距离上,犹如鸡肋。最后,蓝牙的开发工作成了大家畏之如虎的东西,变成了一个笑柄。钱花了不少,时间花了不少,一点成果也没有。


迄今为止,我们在某宝上、某巴上搜索,真正进入规模化零售的SIGMesh模组极少,多数是私有Mesh。通过不同渠道(做芯片的都懂的)借来或者是买来的模组,都不能完整支持SIGMesh,最坑人的是资料不全,或者是资料上的寄存器地址本来就是错的。


还是深圳这个LED工厂的老板,今年7月末,从国外客户转来了照片,用SIGMesh做的植物灯控制。蓝牙控制始终是我们的隐痛,这回就解决了吧。


8月下旬,SIGMesh蓝牙模组终于有供应商了,下单后被告知,缺货,要等,于是等了半个月。中秋节趁在工厂测试的时间,不分昼夜,一顿操作猛如虎,终于补上了这颗牙。晚上11点的户外荒地,插在充电宝上的蓝牙模组闪着萤火虫一样的光。


没有最好的通信方式,只有最合适的通信方式。我们会在今天或者是明天发布全系列产品支持SIGMesh的消息。


下图是古法手工制作的通信模组。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
博客分类
最新产品